欧内斯特·海明威具有高度的艺术才华,昆山翻译其艺术个性异常鲜明,既不拘囿于传统
的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,又不隶属于任何现代主义流派,而是兼采各家之长,自成一
体,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创作方法和艺术风格,即“海明威风格”,成为一位举世公认
的风格作家。由此,海明威的文学作品一度风行世界,被翻译成包括汉语在内的世界
多国文字。时至今日,他的不少作品依然为中国广大文学爱好者们所喜爱。尤其是他
的代表作《老人与海》,多年来一直在中国文学市场长盛不衰,从它面世至今,先后
已经有近三十个翻译版本在中国出版发行,并还在不断地被重印。与此相匹配,对海
明威及其作品的研究也在中国蓬勃开展。仅从中国知网(CNKI)查询到的有关海明
威的研究文章就高达四千多篇。而与这种翻译出版和海明威研究空前繁荣不相适应的
是,国内对其创作风格的研究可谓凤毛麟角,屈指可数。笔者以“海明威风格”为关
键词在中国知网期刊文献库仅检索到相关文献16篇,其中真正明确以“海明威风格”
为题的只有6篇。
鉴于此,笔者选择了以“‘海明威风格’汉译研究”为题开展一些基础性探索,
旨在引起国内翻译界对“海明威风格”在汉译过程中的再现研究给予应有的重视。本
研究以刘必庆先生的风格标记符号体系为理论依据,借用英语和汉语有关文本分析软
件,采用个案分析的方法对((老人与海》原文和五个代表性汉译文本分别进行量化统
计分析,旨在析出“海明威风格”在原文和译文各个语言层面上的具体表现及其异同,
依此来检查与验证各位译者在汉译过程中对“海明威风格”的保留与再现,并得出结
论:各汉译本均未能全面、充分地保留和再现海明威风格。
全文共分五章进行论述,具体如下:
第一章简要回顾和梳理了主要文学风格理论,讨论了文学风格的定义和意义,重
点介绍了布封的风格理论和俄国形式主义的文学观。纵观中外,从事风格研究者自古
有之。虽概念不一,但本质大抵类似,可以概括为两种观点:一种是“思想主导”,
另一种是“文辞主导”。“思想主导”者认为,风格即作家的创作个性在文本中的反映,
通常视为作家成熟的标志,也是读者认识作家的重要依据。风格是作家个性特征的透
视镜,形成了独特风格的作家,在作品中即使不标上自己的名字,读者也能见其文而
知其名。十八世纪法国学者布封曾说,“风格就是人”,他的观点得到了黑格尔、马
克思等的认同。我国古代文论中素有“文品即人品”、“文如其人”的观点。这些论
述都表达了同样的含义:文学风格乃是以作者主观的人格修养为根基,作者的人格修
养常常能够在作品中表现出来,一般来说,有什么样的作者,便会有什么样的作品,
以何种人格修养作为根基,作品便会呈现出何种品位、趣味和格调。
“文辞主导”者认为,风格是文辞形式所表现出来的特点。亚里士多德主要在修
辞学内讨论风格问题,古印度的毗首那他认为,风格只是连缀词句的特殊形式。我国
古代文论也常常以文辞形式作为划分文学风格的依据。
实际上,风格不仅以内在的人格修养为根基,而且还要通过客观的、物化的形象
和形式表现出来,缺少这种外在的形象和形式,文学风格仍然不能成为现实的存在,
文学风格乃是主观与客观的有机统一。而这种外在的形象和形式本身也是有其内在规
律的,作家要形成风格,就必须顺应和契合这种客观的艺术规律。德国学者威格纳特
将风格的客观方面和主观方面比成衣服和肢体的关系。
笔者认为,风格既要肯定内容的作用,又不能排除形式的价值,毋宁说风格正是
内容与形式的水乳交融。从本质上说,风格是主观与客观、内容与形式相互协同的有
机融合体,它是作家个人独特性物化的成果。